迄今最小恐龍 有關部門在疫情防控過...

法律法規網 作者:dations
來源 來源: 網絡  法律法規網 時間: 2020-03-13 05:42:06  評論(/)

調查問題加載中,請稍候。

若長時間無響應,請刷新本頁面

作者:李思輝(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評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)

據報道,針對防疫中出現的非授權、超范圍采集使用個人信息等問題,天津市委網信辦近日決定,在全市開展相關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專項治理。此前,中央網信辦也發布通知,明確要求為疫情防控收集的個人信息,不得用于其他用途。

一場疫情把很多人堵在家里,也讓大數據技術有了更顯著的用武之地。疫情發生以來,各種App在疫情監測、信息報送、宣傳教育、環境整治、困難幫扶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,達到了“讓數據多跑路,讓人少跑路”的目的。然而,在此過程中,也出現違法違規采集使用個人信息、未明示收集使用規則等問題,存在個人信息泄露、濫用的風險。對此,必須引起重視。

有關部門在疫情防控過程中,及時出臺措施、采取行動,開展專項治理,非常及時。這種“伴隨式治理”讓我們看到了一種可貴的冷靜和清醒。疫情集中了公眾注意力,“一切為防疫需要讓路”也成為普遍呼聲。這樣的輿論生態下,人們很容易亂了方寸,陷入“只要與防疫有關就一律開綠燈”的非理性狀態。“伴隨式治理”的可貴之處在于越是看到防疫對相關App的需要,越是能從防疫大局出發,做出專業的判斷——疫情防控需要大數據技術輔助,但這并不意味著相關機構和個人可以假防疫之名隨意收集公民信息。

一段時期以來,公民個人信息的收集使用比較隨意,正如業內專家所言,對很多人來說,他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都布滿互聯網公司的觸手,你的起床時間、通勤軌跡、搜索記錄、消費喜好、常去的餐館、閑逛路線、收貨地址都被成千上萬只眼睛觀察、記錄、分析。因為掌握大量公民信息,一些公司賺得盆滿缽滿,老百姓卻因各類“精準騷擾”不勝其煩。數據不是不可以利用,只是利用必須合法合規,符合基本的價值倫理。利用自身掌握的信息技術,把用戶變成赤裸裸的“透明人”,把采集和出售個人信息當成一門生意,視作一種“本事”,這是一種侵犯公民隱私的違法行為。

公民個人信息不僅事關個人隱私,更是一種私人財產。未經允許,任何人都不能隨意采集、利用。即便由于疫情防控等事關重大公共利益需要,也必須依法依規采集,嚴格限定使用范圍,不得用于他途。此外,對已采集的信息,應該嚴格管理,做到安全保密,防止信息泄露、毀損、丟失。疫情過后,對于這些因防疫需要收集到的信息,也應明確規則,妥善處置。

審視此次疫情防控的過程,我們會更清晰地意識到,公民個人信息具有私密性,絕不能想怎么收集就怎么收集、誰想收集就收集、想收集什么就收集什么。

《光明日報》( 2020年03月13日?02版)

調查問題加載中,請稍候。

若長時間無響應,請刷新本頁面

作者:李思輝(華中科技大學新聞評論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)

據報道,針對防疫中出現的非授權、超范圍采集使用個人信息等問題,天津市委網信辦近日決定,在全市開展相關App違法違規收集使用個人信息專項治理。此前,中央網信辦也發布通知,明確要求為疫情防控收集的個人信息,不得用于其他用途。

一場疫情把很多人堵在家里,也讓大數據技術有了更顯著的用武之地。疫情發生以來,各種App在疫情監測、信息報送、宣傳教育、環境整治、困難幫扶等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,達到了“讓數據多跑路,讓人少跑路”的目的。然而,在此過程中,也出現違法違規采集使用個人信息、未明示收集使用規則等問題,存在個人信息泄露、濫用的風險。對此,必須引起重視。

有關部門在疫情防控過程中,及時出臺措施、采取行動,開展專項治理,非常及時。這種“伴隨式治理”讓我們看到了一種可貴的冷靜和清醒。疫情集中了公眾注意力,“一切為防疫需要讓路”也成為普遍呼聲。這樣的輿論生態下,人們很容易亂了方寸,陷入“只要與防疫有關就一律開綠燈”的非理性狀態。“伴隨式治理”的可貴之處在于越是看到防疫對相關App的需要,越是能從防疫大局出發,做出專業的判斷——疫情防控需要大數據技術輔助,但這并不意味著相關機構和個人可以假防疫之名隨意收集公民信息。

一段時期以來,公民個人信息的收集使用比較隨意,正如業內專家所言,對很多人來說,他們生活的每一個角落都布滿互聯網公司的觸手,你的起床時間、通勤軌跡、搜索記錄、消費喜好、常去的餐館、閑逛路線、收貨地址都被成千上萬只眼睛觀察、記錄、分析。因為掌握大量公民信息,一些公司賺得盆滿缽滿,老百姓卻因各類“精準騷擾”不勝其煩。數據不是不可以利用,只是利用必須合法合規,符合基本的價值倫理。利用自身掌握的信息技術,把用戶變成赤裸裸的“透明人”,把采集和出售個人信息當成一門生意,視作一種“本事”,這是一種侵犯公民隱私的違法行為。

公民個人信息不僅事關個人隱私,更是一種私人財產。未經允許,任何人都不能隨意采集、利用。即便由于疫情防控等事關重大公共利益需要,也必須依法依規采集,嚴格限定使用范圍,不得用于他途。此外,對已采集的信息,應該嚴格管理,做到安全保密,防止信息泄露、毀損、丟失。疫情過后,對于這些因防疫需要收集到的信息,也應明確規則,妥善處置。

審視此次疫情防控的過程,我們會更清晰地意識到,公民個人信息具有私密性,絕不能想怎么收集就怎么收集、誰想收集就收集、想收集什么就收集什么。

《光明日報》( 2020年03月13日?02版)

tags:

站長推薦:

網站首頁 關于我們 友情鏈接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網站地圖 免責聲明 WAP
Powered by LC123.NET 8.5  © 2009-2015 紅火傳媒
魯ICP備11015312號-1 本站常年法律顧問 王正興 律師
統計:
腾讯分分彩走势图自动刷新 初中生打字兼职一单一结 查贵州十一选五开奖 怎样看股票会涨跌 开元8815棋牌 麻将技巧规则 新11选5 规则 赛车如何看单双大小 大沢佑香无码7部下载 大盘上证指数 南粤36选7开奖结果 查询 熊猫四川麻将官方版 河北11选5推荐号 青海11选5*结果 台湾麻将288番 三肖必中一特马 吉祥棋牌游戏官方下载